禾稈

自從聯合收割機普及之後,就很少看到田裡面在晒禾稈了。禾稈的用途很多,大部份會用在短期蔬菜的種作,為了要利用這些稻稈,以往農民都是把晒乾的禾稈堆成「稈蓬」收納起來。現在,會用到禾稈的人變少了,於是在割稻時,農民便要求讓收割機順便把稻稈剪成小段,變成堆肥。

五月底,美濃的一期稻即將收割完畢的時節,我們接到音寧的電話,她請我們幫她一位藝術家朋友找批稻稈,要用來做藝術品。我們覺得疑惑,從美濃運稻稈到台北,這麼遙遠的距離,怎麼不直接向中北部的農村找呢?後來才想到,這時中北部的稻子還未到收割期,難怪只能往南部找。

攝影/翻車魚

藝術家林銓居需要約四分地的禾稈,我們請啟尚哥幫忙找近期將收割的稻子,然後請人紮稻稈。啟尚哥提醒了一些我們沒想過的問題,包括,四分地的禾稈到底需要多大台的貨車來運、禾稈很輕,要怎麼疊才不會損壞又能安全地經過長途運輸抵達台北…。啟尚哥後來帶我們去請教一位以前有載過禾稈給東南紙廠造紙的李阿伯,解決了第一個問題,四分地的稈大概需要八噸八以上的貨車來運,而且李阿伯也答應要裝運的那天他會來幫忙。

不過,梅雨期卻在我們需要陽光的時候來造訪了。經過幾天的擔憂,總算還是出了兩天大太陽把禾稈晒乾。於是約定六月七日這天,把禾稈裝上貨車、運往台北。原本以為到了這一步,應該一切都會很順利,無奈還是出了些狀況,體會到人算不如天算。

貨車是請推廣股雅倫幫忙找到的,一台15噸的大貨車。司機劉大哥也是美濃人,他依約到了位於鮮水港的稻田邊。啟尚哥看天空有些烏雲,他擔心會下雨,所以讓貨車開進田裡,想說增加搬運速度。只可惜,田太爛了,貨車輪子卡進泥土裡,前退不得,就像老人家說的,「一沾到泥土就離不開了」。接下來的時間,就是一邊想辦法讓車子移動,一邊開始把禾稈搬上車。

攝影/yoyo

一個小時後,天空開始掉下雨滴,我們趕工的速度比不過下雨,傾盆大雨逼得我們只好先用帆布蓋住車上的稻稈,然後各自撤退避雨。雨下了40分鐘,田裡好不容易晒乾的稻稈又溼了,當下只好決定先放棄這些被淋溼的稻稈,先趕緊把陷在土裡的貨車給拖出來。

攝影/yoyo

要拖動這台15噸的貨車,只有靠「火犁」了,啟尚哥忙著聯絡,我們待在現場左等右盼。當火犁車出現在轉角時,大家都非常開心,這時火犁變成我們的救星。火犁一開始還抓不準要怎麼拖貨車,用前進的方式拖不太動,前輪一直往上翹,後來改用後退的方式拖,才比較順利地拖動貨車。貨車距離外頭的「馬路」有三塊田的路程,火犁拖著貨車前進,中途還把其中一段田埂犁平,讓貨車順利通過。有了這台大火犁的幫忙,貨車終於脫離困境,貨車上的稻稈也總算能往台北目的地運送。經過一下午的折騰,15噸的大貨車只載了半車的稻稈,讓藝術家林銓居先生得改變原來預計的創作。

做為一個以稻田為創作發想的藝術家,林銓居先生大概也有些心理準備,他後來回信給我們說:

這些事是我做這類作品必須經過的考驗
有些東西是不能用金錢買的
有些事是意志達不到的
我希望這些都坦然的成為我作品的精神的一部分
無比真實
與天氣土地季節與人息息相關

而經歷這些過程的我們,其實也學習到現在已被遺忘的一些農村知識:

李阿伯告訴我們,要再利用的稈,必須是蓬萊稻晒的稈才行,糯稻的稈太軟了。

幫忙搬稈的阿伯告訴我們,這批禾稈是有機的,比較硬挺,吃化學肥的禾稈比較軟。

這些也都是意外的收獲,無法用金錢來買到。

ps.這次的創作何時會開始展覽呢?請後續密切注意部落格消息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