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救章的水患治理

八八水災過後,水利署和下級單位忙著處理各地的易淹水地區治理計畫。美濃在過去三年連年淹水,是新聞媒體在淹水前就等著報導的焦點,也是民意代表們爭取預算做為對家鄉之貢獻的藉口,最後這就變成了水利署的重點整治地區。

美濃溪屬於水利署第七河川局管轄,在過去一年,他們將美濃溪變成美濃大排,自然的邊坡變成了直立的水泥牆。河道被這種水泥牆工法給加高了,七河局官員們不斷地強調,這種方法成功地解決了美濃淹水問題。

美濃溪兩岸將變成直立水泥堤防(拍攝點:水橋與西門大橋間)

然而,看在我們美濃人的眼裡,工程越是進行,我們越是擔心。

老人家說,「頭擺(以前)的水是溢溢發,河壩哪是你築得的呢?」70、80歲的老人家都覺得把河水束起來,是一件讓人擔心的事,他們想起以前,河水是有地方讓他們宣洩的,但是現在,築了堤防,只是把河水宣洩的地方轉移到庄裡頭。

水利署在美濃規劃了相當多的治水工程,除了築堤之外,還計畫要做「分洪道」,他們預計將台北市的二重疏洪道、員山子分洪計畫移植到美濃,要在中正湖排水道上做一條分洪道,而這條分洪道則是計畫要開挖道路,變成地下涵管,再接到美濃敬字亭附近的美濃溪裡,計畫將流經市中心之中正湖的水量分一些出去。

這樣的計畫,在地圖上規劃起來,似乎相當合理,但是把這個計畫放到整體美濃溪流域的尺度來看,卻是荒謬,尤其是這個分洪道不會超過5公里,卻要花掉1億元。

這條分洪道要開挖「自強街」,設置寬六米、深四米的地下涵管,涵管要經過的地方兩旁緊鄰著住宅房舍,住戶都相當擔心這個分洪道的工程會破壞地基,甚至在大水來時,涵管承受不了壓力之下,會擠壓、扭曲、爆開。

而看在我們眼裡,則是覺得,做分洪道應該是選擇水量最大的那一條溪來做,選擇水量最小的中正湖排水來做分洪,就只是讓鎮中心區減少水量排入,但分洪出去又回到美濃溪來,美濃溪水一樣被束在河堤內,排不出去時,仍舊會被頂回來鎮中心地區,造成淹水。花一億元做的工程,又會徒勞無功,增加國家財政負擔。難怪有人會說,做這種「工程」不是為了解決問題,而是為了賣砂石、賺工程費。

9/5水利署第七河川局在美濃鎮公所召開了說明會,但已經參加過一次會議的民眾們,早已經沒有耐心等局長一一地說明他為美濃水患做了什麼事,他們只希望這個工程先停工,不要在大家還未了解之前,就開工、動工、執行。

在這樣的會議裡,七河局局長宣稱著他為解決美濃水患做了許多事,把堤防加高、把竹子門排水改道等等,他的一些言語,聽在我們當地人耳裡,實在不舒服。他說,「我其實可以不用這麼雞婆,這是縣府該做的,我把它接下來……如果不做,是你們的損失…」,這樣的說法,似乎在威脅民眾,技術官僚放棄了他的專業,和民眾玩起了耍賴賭氣的遊戲。連著底下的承辦員也是一樣的口氣,對我們說著,「淹水就不要怪我,反正不做對我沒差」、「你們不要這一億元,以後就沒有了」。聽到這些話的我們,直覺得這些技術官僚不值得信任。

回過頭來檢視這工程規劃,會議中沒有提供任何資料或資訊告訴我們,它估算要分多少量的水出去、淤積時如何清理、涵管如何承受混合了大量泥砂的混泥水、它對獅子頭水圳的傷害、對住戶建築物地基的傷害…等等。只看到投影片中好幾個分洪計畫,仍舊是以束水思維在面對美濃水患,而工程的優先順序將這自強街地下分洪道排在第一,恐怕是因為在道路上施工可以免除了收土地的冗長程序。

政府技術官僚的保守思維和貪圖行政便利的公務員心態,是美濃水患議題面對的首先人禍。假設這件工程讓它先動工,然後按照局長所說的「運用最先進的技術在工廠先做(念土木出身的人都知道,這不是什麼先進技術,這就只是預籌)」,那麼在這種哄騙以及已經先上車的情況之下,美濃居民恐怕要面對的是加乘的人禍,有人在這裡賺到了鈔票和名利(短期的),而美濃人和他的子子孫孫則是要繼續承受錯誤工程的惡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