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資源政策進入死胡同纏鬥的時代

文/溫仲良

在台灣關注水資源的人幾乎都會感覺到,我們的政策幾乎都在死胡同當中打轉,不僅看不到解決問題的可能性,連政策討論都耗在原地纏鬥的窘境。水源問題不斷被轉移,然後繞著轉移的問題提出新政策,表面上看來在尋求解決問題之道,實際上都在繞圈子內耗。

就拿水患治理政策來說吧!氣候極化讓台灣常常是一邊昨天淹水、另一邊則是明天乾旱,都是迫在眉睫的生民大事;另一種情形是甲地被大雨澆灌到淹水,乙地卻因無水被烤的冒煙。多年來的水患治理工程,砸了銀子不知其數,護坡工程做了不知凡幾,也斷送了幾條河流的生機。但結果是昨天淹甲地、明天淹乙地,不知情的人還以為甲地的淹水問題終獲解決,但實情是換上乙地的人淹水呼號!美濃溪整治就是如此。

經過「還地於河」的計畫,水泥堤防被拆了,人可以親近河水,水也可以親近土地。

水庫政策呢?與水患治理更是龜鱉互嘲。好幾座水庫就矗立在眼前,眼睜睜看著大量土石洪流淤積庫容,淤積速度大於清淤能力而束手無策,無能也無力提出遏止淤積對症下藥,媒體嘲笑碗公變盤子。而我們官方的政策卻是提出新建水庫計畫,這種意思有點類似放著家裡生病的小孩不管,乾脆重新生過一個!長年以來官方對付地方水資源議題最常用的策略,便是讓議題爭議轉移重點,各區域的人民陷入分裂的矛盾陷阱,台南人對向高雄人、高雄人對向美濃人,以圍魏救趙的戰略讓死胡同的政策得到喘息,將「反水庫」爭議圍困在美濃,然後在轉移砲火的情況施展暗渡陳倉,混水之中摸魚撈到一個高屏大湖。

戰略木圖是這樣佈署的:為了濱南開發案而提出美濃水庫案,用南部民生用水不足做為訴求主力,結果南部團體自主展開調查並召開國際水資源會議,強調美濃水庫僅為苟延石化業的殘命,戰局陷入膠著;接著,為了採砂利益另提高屏大湖,規劃位置在荖濃溪沖積扇的湧泉區,地下水位高而排擠蓄水庫容,挖湖蓄水到底抽到的是夏季豐水或枯季地下水也交代不清,如果只是要抽取地下水又何必白花一筆大錢,挖水井抽水就好了。最荒謬的還是桃源鄉的越域引水,曾文水庫如果有多餘的庫容,那當時蓋這麼高的水壩幹嘛?然後現在又跟我們說現在蓄水率僅39%,沒有庫容了…然後還是想繼續鑽炸蓋下去!!!

結果,莫拉克颱風帶來的八八水災讓情事逆轉,先是越域引水的問題被凸顯出來,政策在這裡大跌一交,到目前是否與小林村滅村有關聯性都莫衷一是。但是望著被土石深埋二、三十米深的引水入口,恐怕到底現在是越域引水還是順理成章變成了取用伏流水的輻射井都搞不清楚了,當時環保團體提出的取地下伏流水的替代方案反而很嘲諷的由天災來達成。而且,水災後的大量土石流才讓人驚覺到這是台灣水患的重大問題,不僅村落受到損害、河床墊高,連著帶來水庫淤積的重大威脅,這是國土山林保育黑幕的報應嗎?不管!反正既然已經淤積了,那就乾脆二一添做五以此當藉口再蓋新的水庫!能夠解決缺水的燃眉之急嗎?不管!反正政策已經提出了,至少年內可以向民怨交代,謂之政府已經很努力的提出解決方案了,如果還是缺水的話,那是「天災」的問題,要不然也是「民粹主義」―民眾抗爭的問題。再怎麼說,就是要讓執政黨施政沒有問題。

纏鬥至今,有識著也許會開始質疑,政府已經提出很多解決缺水的方案了,例如越域引水、高屏大湖或美濃水庫,為什麼環保團體還要「不理性」的一直反對下去?這難道不是為反對而反對嗎?如果別有企圖或想聲東擊西的,還可以將此歸咎於環保團體特定支持或反對某個政黨對象,以此大扣帽子的方式來反擊,不論是抹綠還是抹藍的讓問題混淆、焦點模糊、對象轉移;反正,就是水清無魚,混水才可摸魚。

然而,最重要的問題是:我們真的在尋求解決問題之道嗎?將視野放眼前方二十年,也就是下一代成為社會中堅世代的年代,他們將會如何面臨那個時代的水資源問題?一條深埋地下的引水隧道、一個不知蓄水還是抽地下水的人工湖、以及好幾個淤積無用的水庫!成了台灣二十一世紀水資源調配的用水圖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