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717凱道夜宿到1114凱稻成熟 這個政府在哪裡?

Nothing!

從717凱道夜宿到1114凱稻成熟 這個政府在哪裡?

效法這個政府年初舉辦的頌揚中華文字之美的活動,若要選一個「字」代表這個國家年度精神的話,從各地因為土地被政客與財團合力不當徵收的農民眼光來看,恐怕將會選出一個字:無!就是什麼都沒有、什麼都落空、什麼都欺騙、什麼都是謊言!因為很多政治承諾說了等於沒說,很多政策制訂做了不如不做,,用客家話來說就是「冇」,就是「冇效ㄟ」、「冇影冇跡」。可是因為這個政府的領導人喜愛說英文,所以我們也用了相應的英文單字:nothing!

儘管並不驚訝,但還是覺得遺憾!這個政府面對農民的卑微訴求,從717凱道夜宿到1114凱稻成熟三個月的時間,看起來還是沒當一回事。

依據這個政府的慣性,此時若說他們什麼都沒做,想必會受不了委屈馬上跳出來澄清或反駁。手頭會拿出一大票數字,說明這段時間以來總共下鄉多少次、農業預算編列幾千百億、甚至還會告訴你他們還買了多少箱水果送了多少人等,一堆數字將會在似是而非又不著邊際的邏輯裡天花亂墜,告訴你他們其實有多麼不遺餘力的「照顧」農民。還有更不要臉的,會很幼稚又耍賴的回頭吃你一個豆腐,說你們這一些提出訴求的人「又不都是農民!」…難道歷任農委會主委都當過「農民」了?

其實這次「還我土地」運動的訴求,可以說已經是農民期待這個政府最卑微的程度了,已故的前任菸葉改進社長李榮通,曾經在一次爭取菸農續種談判的場合,在官方的面前拍桌怒罵:我們農民耕作一世人,只為爭一口飯吃,不是要來討榮華富貴的!說明了農民只是要一個尊嚴的生活,沒有農民要求租稅優惠、也沒有關稅或土增稅減免、更沒有遺贈稅或證交稅降低的問題。這次行動要求不過是最基本生存權的訴求—讓農民可以擁有唯一的一塊土地得以安生立命,免於財團的覬覦、也免於政客炒作的欺詐恐懼…這樣而已!然而,我們的政府連這樣一點統治者義務都做不到!遑論說到底多少的補助款或農村再生經費對農民有何意義。

這是目前社會的基本局勢,農業或農民有關的訴求都已經退讓到只剩要求基本生存權的地步,冀求政府提供一個這樣卑微的要求而已。現在的農民在面對政客結合財團捏造「經濟發展」的大纛下仍顯得畏縮,生怕好像碰到神聖不可侵犯的信仰底線,好像妨礙到經濟發展(到底是誰的經濟發展?是農民的?還是財團的?)就是罪惡的。這種意識型態的塑造不僅是可惡,而且是歷史性的泯滅良知:他們居然讓農民在捍衛基本生存權的時候,還是得要懷抱著心裡的不安來爭取。

秋天,是收成的季節,也同時是年度清算的季節,清算什麼?清算一年的收支賒欠趁著收成的時候進行清算,還有地主想要奪佃或官府訛稅,也是在此時進行著,所以,有時候會出現農民對地主或官府的「清算」!總之,就是誰到底欠著誰,大家來算帳。

秋天,也是祭祀回報的季節,所謂的「春祈秋報」,向上天稟報今年的收成與心意。但重大災禍或罪己獻祭也是此時進行,包括秋決與殺生。

秋天,也是興兵啓戰的時候,因為兵馬糧足,但同時也是莽民起義的時機,就是因為糧稟厚實。

秋天的豐收,對照農民因為收成被剝削或農民被徵收的愁思更顯諷刺。

這個政府,都已經入秋了,也該給個交代了吧!

以下是1114凱稻收割祝禱文,由美濃廣善堂(美濃最大信仰主廟)最資深禮生黃福祥先生(85歲)司儀。

伏以

日吉時良天地開張躬身下拜立地焚香

香煙沉沉神農降臨香煙彩起神通萬里

拜請

庄頭庄尾福德正神田頭田尾福德正神庇佑

今有台灣農民鬥士捍衛農鄉聯盟台灣農村陣線美濃在地團體等

對以稻作熱成本日收割五谷豐收祈求農地平安和樂耕作

虔具香茶粄果小小微筵歡納

歲次庚寅年十一月十四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