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一代典範:致鐵民老師

美濃,是一個崇尚文風的地方。耕讀傳家是傳統基本生活態度,承先啟後則是家族傳承精神,分別代表了現實的空間想像與歷史縱軸的時間觀。崇尚文風與當地出產多少碩博士關係不大,這是許多人的誤解,強調碩博士數量代表了現代教育的功利主義,僅是體現了居民對於現世生活務實的態度。

現實的想像與歷史觀念,表現在美濃人的居住空間上,可看到與自然環境緊密結合、又因地制宜的聚落空間佈局,追求人文精神與生態環境的和諧統一。這是無形的規劃卻又來自歷史中集體的空間創作,同時也在歷史的累積與空間的象徵擬化中,不斷的形塑美濃人的生活文化內涵。

因此,對於任何一種大規模的土地變動,尤其是人為的傲慢開發,破壞土地紋理的行為,對於傳統美濃人來說都是難以想像也是難以理解的,單從「發展主義」的迷信論述也難以解釋這一過程。從土地資本流動的角度來說,也許這將被稱之為「保守」;但若從我們的文化觀點來看,這是對土地莫大的不敬與褻瀆;否則,美濃有這麼多的「土地伯公」和信仰,不會成為美濃人行動的後盾。

至少在我心中,鐵民老師代表了耕讀時代的人文典範,老師的作品中常常透露人與生態的和諧,生活實踐也表現出不平則鳴的讀書風骨,但為人處事卻是細膩、豁達與圓融。因此身為長者的風範,他的為人常常是文化價值的詮釋者,也是行動實踐的掌舵者;在群體中,他的胸懷是人際關係矛盾與衝突摩擦的最大公約數,是無形中集體的領導者。

人的離開陽世,在美濃的儀式稱為「出柩還山」,也就是說,人最終是回到山裡去了,也就是入土為安。「山」象徵宇宙龍脈的延續,與伙房正廳的土地龍神相對應,在祖先牌位背後大大的「壽」字中,代表生命的源流與「承先啟後」。所以,客家伙房象徵現實環境中「擬化的人」,「山」是象徵人在宇宙空間中「生命羽化」與延續!鐵民老師的離開,只是「羽化還山」,他的精神仍以山的形式在自然環境中與我們永續存在。從此以後,當我們從美濃走向黃蝶翠谷的時候,請別忘了抬頭仰視那一座矗立在美濃溪水源頭的山:風範猶存,鐵民老師不就永駐「笠山」那裡嘛!

典型夙昔!未來的美濃或台灣社會還會有讀書人的風範嗎?還是只剩下眾聲喧嘩的年代?許多的語言建構與再現權力的展現,在今後現代的語言政治情境中,都顯得充滿權力慾望的鬥爭與自我疏離的分裂,看不到存於無形的風範,卻處處蠢動著逐世現實的風流。

鐵民老師的離開,代表一代典範的告別,特別令人懷念與感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