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上野下 No.9~11 永安聚落 巷弄。禾埕。風景。商店

美濃鎮上有一條兩百七十年前就存在的老街,這條街道是生活的街道,即使許多人覺得它沒什麼,即便在地人嘆息它不如別的鄉鎮的老街繁華,但美濃的這條永安老街仍讓我們感到更多豐富的生活美學。

田野學會和野上野下共同探訪了老街的住家與商店,製作了三冊關於這條老街的種種。期待給大家一種不同觀看永安街的視角與心情。


留住《阿朗壹古道》

好美的海~

在台灣已經很難看到的海景,在漂浪。島嶼–munch的鏡頭下,顯得極負詩意,讓人想親身前往見見它的美麗。

photoed by Munch

為了維繫這難能可貴的海景,抱持著浪漫情懷而希望留住這條古道,難道不可以嗎?!

 

客家新聞雜誌「德國與水共存之道」觀後感

前言:目前擔任高雄市柴山會總幹事的楊娉育,早期曾參與南台灣水資源運動,由於1990年代初從德國修習法律碩士回國,因而對客家新聞雜誌此則報導深有所感,於是寫下報導中的重點提要和感想。

客家新聞雜誌「德國與水共存之道」觀後感

作者:楊娉育〔高雄市柴山會〕

在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省,阿爾卑斯山系景致何其美麗!森林、田園環繞山下的小鎮與鄉村,加上多瑙河的支流奧德河蜿蜒勾勒,如詩如畫。然而,當暴雨來臨、當洪水從山上奔流而下,挾帶土石衝入小鎮民房時,那可是一點也不美麗。自1990年開始,暴雨水患開始侵襲巴伐利亞邦,特別是1999年以後,因為氣候異常,土石流的噩夢如影隨形。

1999年洪水氾濫之後,邦政府決定進行一個防洪大計畫。對於河川、森林的治理權,在德國是釋權至邦、及鄉鎮地方政府。在2001年地方政府提出一個歷時20年秏資23億歐元的防洪計畫,由地方政府執行,經費由中央補助75%。該防洪計畫大致分三個大項:體檢與風險評估、防洪計畫工程、如何與民眾溝通。

〔一〕體檢與風險評估〔含預警與提醒〕:體檢各區洪水氾濫程度,並詳細紀錄各項資料,同時將資料上網,讓民眾容易查詢。例如民眾只要鍵入某區地名,便會出現紅色圈圈標出洪水氾濫範圍。根據官方調查,洪害兩年後民眾會逐漸淡忘,為了提醒,會豎立看板告知洪害歷史,同時兼具學習功能,即如何防範洪水、如何面對洪水的學習。〔宣導將值錢的東西儘量放在二樓,逢雨就將值錢的車子開往高處,腳踏車掛在屋頂或牆的高處。〕

★與台灣最大不同處:1讓民眾記住災難,而非遺忘災難。2不會顧忌「房價地價」而隱藏問題。3讓資訊公開。Read More »

水資源政策進入死胡同纏鬥的時代

文/溫仲良

在台灣關注水資源的人幾乎都會感覺到,我們的政策幾乎都在死胡同當中打轉,不僅看不到解決問題的可能性,連政策討論都耗在原地纏鬥的窘境。水源問題不斷被轉移,然後繞著轉移的問題提出新政策,表面上看來在尋求解決問題之道,實際上都在繞圈子內耗。

就拿水患治理政策來說吧!氣候極化讓台灣常常是一邊昨天淹水、另一邊則是明天乾旱,都是迫在眉睫的生民大事;另一種情形是甲地被大雨澆灌到淹水,乙地卻因無水被烤的冒煙。多年來的水患治理工程,砸了銀子不知其數,護坡工程做了不知凡幾,也斷送了幾條河流的生機。但結果是昨天淹甲地、明天淹乙地,不知情的人還以為甲地的淹水問題終獲解決,但實情是換上乙地的人淹水呼號!美濃溪整治就是如此。

經過「還地於河」的計畫,水泥堤防被拆了,人可以親近河水,水也可以親近土地。

水庫政策呢?與水患治理更是龜鱉互嘲。好幾座水庫就矗立在眼前,眼睜睜看著大量土石洪流淤積庫容,淤積速度大於清淤能力而束手無策,無能也無力提出遏止淤積對症下藥,媒體嘲笑碗公變盤子。而我們官方的政策卻是提出新建水庫計畫,這種意思有點類似放著家裡生病的小孩不管,乾脆重新生過一個!長年以來官方對付地方水資源議題最常用的策略,便是讓議題爭議轉移重點,各區域的人民陷入分裂的矛盾陷阱,台南人對向高雄人、高雄人對向美濃人,以圍魏救趙的戰略讓死胡同的政策得到喘息,將「反水庫」爭議圍困在美濃,然後在轉移砲火的情況施展暗渡陳倉,混水之中摸魚撈到一個高屏大湖。Read More »

急救章的水患治理

八八水災過後,水利署和下級單位忙著處理各地的易淹水地區治理計畫。美濃在過去三年連年淹水,是新聞媒體在淹水前就等著報導的焦點,也是民意代表們爭取預算做為對家鄉之貢獻的藉口,最後這就變成了水利署的重點整治地區。

美濃溪屬於水利署第七河川局管轄,在過去一年,他們將美濃溪變成美濃大排,自然的邊坡變成了直立的水泥牆。河道被這種水泥牆工法給加高了,七河局官員們不斷地強調,這種方法成功地解決了美濃淹水問題。

美濃溪兩岸將變成直立水泥堤防(拍攝點:水橋與西門大橋間)

然而,看在我們美濃人的眼裡,工程越是進行,我們越是擔心。

Read More »